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平谷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20:45: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平谷白癜风医院,潍坊能否治好白癜风,天津好的白癜风医院,玉环白癜风医院,浙江好的白癜风医院,济南根治白癜风的中医,景泰白癜风医院

  因为特雷莎·梅的一时“任性”,英国保守党推动提前大选,结果却收获了一地鸡毛。特雷莎·梅虽然暂时摆脱下台风险,但来自党内的逼宫压力却挥之不去。而定于19日开始的脱欧谈判,预计将不得不推迟。在大选重新洗牌后的各方力量牵制下,特雷莎·梅极有可能软化此前下定决心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硬脱欧”立场。与此同时,因为保守党这场结果适得其反的选举,英国企业信心正在大幅下滑。但无论最终由谁来执政,英国都有必要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赵海建)

  特雷莎·梅暂时摆脱下台风险,至少应该不会像前财长奥斯本预测的那样,到本周中就得“垮台”。当地时间6月12日晚,她在由保守党下议院后座议员组成的“1922委员会”会议上,获得了必要的党内支持。

  不过,原定6月19日的女王演讲可能要延迟数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原本将在议会开幕这一天宣读新政府工作计划,这个大日子被迫推迟显示保守党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的“牵手”谈判还存在障碍。

  同样定在19日开始的脱欧谈判预计也得推迟。首相发言人驳斥了选举结果会改变政府脱欧谈判战略的说法,称政府仍致力于“为整个英国提供最好的协议”。外界猜测,在大选重新洗牌后的各方力量牵制下,特雷莎·梅将软化此前下定决心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硬脱欧”立场。

  标准普尔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的首席经济学家赛克斯(Jean-Michel Six)称,当前政治不稳定可能影响到英国今年经济增长,这种不确定性也会恶化商业环境和消费者信心,保守党地位下降则导致“软脱欧”成为现实。英国企业董事协会(IoF)调查显示,企业信心指数在大选后已骤跌34个百分点。

  “逼宫”压力下的重组

  保守党在8日大选中获得318个席位,不单丢掉了原有的绝对多数执政党地位,距离326席的绝对多数还差8席,而拥有10个议席的DUP几乎是保守党惟一可以在下议院里团结的力量。

  面对大选后的一地鸡毛,特雷莎·梅在“1922委员会”会议上多次致歉,声称将为自己导致的混乱负责。“1922委员会”是由未进入内阁的保守党后座议员组成的,有权对保守党领袖的去留进行表决。

  尽管特雷莎·梅躲过这一劫,仍有保守党员认为另一次大选“不可避免”,因为仅有微弱多数议席的保守党政府将很难抵御政敌发起的一次次不信任动议;但此时逼宫会让工党领袖科尔宾坐享渔人之利,所以主张等待半年再发难。

  保守党博客网站“保守党之家”发布的一项针对1503名保守党员的调查显示,60%的人希望特雷莎·梅辞去党首,只有37%的人认为她应该留下来。

  “既然她撞车了,现在是时候把钥匙从她身上拿走,让别人开车,哪怕这意味着另一次选举。”一位保守党员私下对记者说。

  金融服务业游说者彭尼(Cameron Penny)是公开的“倒梅派”,他质疑政府为何要将容易引起争议的社会关怀改革这种长期技术性改革政策在竞选活动中推出,称他作为特雷莎·梅的支持者不得不说,首相下台的时候到了,建议其下周末就宣布辞职。

  “保守党议员不相信梅可以带领他们进入下一次选举并取胜。”“保守党之家”主编古德曼(Paul Goodman)说,“她失去了同事们的信心。”古德曼将特雷莎·梅重新组阁留任绝大多数阁员评价为是不敢拿走任何人的“绝望的洗牌”。

  特雷莎·梅还委任亲欧盟的格林(Damian Green)担任首席国务大臣,并启用了她在党内的一个主要对手、主张脱欧的戈夫(Michael Gove)担任环境、食品和农业大臣。

  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也承认上周的选举结果是一场噩梦,但表示他会全力支持特雷莎·梅,他称特雷莎·梅不擅长竞选,但治理国家需要的是一套不同的技能,而那正是她擅长的。

  这场大选惟一值得庆幸的,恐怕就是苏格兰民族党的溃败。以争取公投独立为己任的苏格兰民族党在8日大选中丢掉最多议席,包括前任党首及现任副党首均丧失议员资格,说明选民并不支持其主张。13日,苏格兰民族党已从网上撤下其推动二次公投的筹款,令国家分裂危险暂时解除。

  在苏格兰民族党失去的21个议席中,有12个被保守党摘得,苏格兰保守党领导人戴维森(Ruth Davidson)也因此成为保守党大功臣。

  但戴维森也有自己的想法,她希望特雷莎·梅改变对脱欧的态度,放弃其此前战略,改为追求与欧盟之间形成挪威模式的关系,继续维持单一市场成员。她直言13名苏格兰保守党议员未来将根据他们的判断在下议院投票,而不是乖乖地遵循保守党中央立场。

  如果失去苏格兰这党内13票,即便拥有DUP的10票支持,特雷莎·梅的保守党政府也将无法在下议院达成任何想要的协议。

  至于与保守党还在达成“信任与支持协议”的议会小伙伴DUP也是脱欧的坚定支持者,其脱欧主张在英国政坛仅次于英国独立党(UKIP),不过,DUP不支持所谓的“硬边境”,也即不主张在北爱与爱尔兰边境设立检查站实施严格边防。前爱尔兰领导人也呼吁DUP利用其影响力确保北爱与爱尔兰之间不设“硬边境”。

  “疑华派”顾问辞职

  一场结果适得其反的选举,撕开了政治的光鲜外表,也让普通人有机会一窥权力顶层不为人知的一面。

  上周六,特雷莎·梅的正、副幕僚长蒂莫西(Nick Timothy)和希尔(Fiona Hill)双双宣布辞职。在这场大选之前,民间对这两个名字是陌生的。两位顾问在梅担任内政部长时期就是其左右手,一路追随到唐宁街。

  大选后,激愤的保守党人指责两位顾问与首相在唐宁街十号建立的“铁三角”高高在上,撇开内阁成员一意孤行炮制“愚蠢”大选政纲,错判民意,最终导致保守党痛失好局,这才让二人从幕后浮出水面。

  对那些关心中英经贸关系的人来说,蒂莫西的名字并不陌生。作为特雷莎·梅身边最信任的人之一,他在2015年10月2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中国的傲慢与偏见。

  在那篇文章里,蒂莫西严厉批评时任财相奥斯本向中国伸出太多橄榄枝——后者希望建立连接上海和伦敦证交所的“沪伦通”,并欢迎中国在建设英国新一代核电站中发挥更大作用。蒂莫西对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亚投行以及“一带一路”也颇多微词。

  就在那篇文章发表9个月后,内政大臣特雷莎·梅接替黯然下台的卡梅伦入主唐宁街首相府,她第一个开除的,就是财相奥斯本。随后,很快提出政府要重新回顾中广核与法国电力合资建设的欣克里角C核电项目,尽管最终放行,但同时出台的政策对于外资参与重大基础设施投资提出更严格的审核要求,有可能对中资在其后两个英国核电站项目中发挥主导作用带来不确定性。

  希尔以喜发缺乏礼貌的工作短信而令人不快,蒂莫西则据称与财长哈蒙德因为预算案直接发生冲突。在这次大选前,坊间有传言特雷莎·梅有意换掉哈蒙德。

  据曾在唐宁街首相府主管通讯事务的裴里奥(Katie Perrior)描述,这二人组不尊重其他幕僚甚至内阁大臣,并在唐宁街首相府办公室制造“有毒”气氛。最近几个月已有多名首相府工作人员离职。

  大选后,有英国媒体称,保守党内高层同意特雷莎·梅留任首相的条件就是,蒂莫西和希尔必须辞职。

  有保守党议员直指两位顾问将首相与保守党同僚及媒体隔离开来,并用“令人叹为观止的无知和傲慢”毁了这场原本领先20个百分点的无悬念竞选,也有人怪特雷莎·梅把权力过度集中于自己身边的小圈子,架空内阁与议会。

  蒂莫西在一篇题为“我什么辞去首相顾问职务”的博客中说,大选结果令人失望的原因并非特雷莎·梅和保守党缺乏支持,而是对工党的支持“意外激增”。他称英国是一个分裂的国家——许多人厌倦紧缩,许多人对脱欧仍感沮丧或愤怒,许多年轻人觉得他们缺乏父母一代所享有的机会。但这番辩解为他招来更多批评。

  两位顾问辞职后,在这次大选中失去议员席位的前内阁成员包威尔(Gavin Barwell)被紧急任命为首相府新的幕僚长。

  在下周的“女王讲话”中,外界预计保守党大选政纲中的退休金改革、冬季燃料补贴资格审查、取消猎狐禁令等不受欢迎的政策都将被抛弃,议题将聚焦于脱欧和反恐,已持续七年的削减开支政策也可能宣告结束。

  “软脱欧”可能性大增

  无论如何,下周英国将与欧盟坐在谈判桌上,现在的局面让脱欧谈判前景变得更加难以预料。

  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的一番表述或许可以作为风向标。他周一表示,他个人并不认可“硬脱欧”这个词。“他们(全民公投)要求我们控制我们的边界,所以我们必须这样做,无论喜不喜欢,都得离开单一市场,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获得一个尽量接近‘单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区。”

  但他保留无协议脱欧的选项,称对于无法与欧盟达成一致这种情况英政府也有预案。不过,稍后有来自保守党高层的消息称,特雷莎·梅将放弃“没有协议胜过坏协议”的立场,转而尽力寻求与欧盟取得共识。

  英政府高官在大选前曾一再表示,英国不会支付欧盟开出的巨额脱欧账单,并要求同步进行贸易协议的谈判。

  随着大选后形势的改变,欧盟的态度越发强硬,称英国若还坚持同步讨论未来与欧盟的贸易关系,不接受分阶段谈判,欧盟就为其首席谈判代表巴尼尔(Michel Barnier)重新起草经27个成员国同意的新谈判指导方针,仅此需要费时一年。按计划,实质性脱欧谈判应于2018年结束,经议会通过后2019年3月英国正式退出欧盟。

  大选中带领工党实现漂亮逆袭的科尔宾也没闲着,他称工党正在制定自己的政府计划作为“女王讲话”的修正案,并争取在下议院通过对特雷莎·梅的不信任投票,推动二次大选。科尔宾还提出将工作列为脱欧谈判中的优先事项。

  坊间传言称,一些保守党内阁资深成员正越过特雷莎·梅与工党举行秘密会谈,寻求跨党派支持软脱欧政策;与此同时,保守党内阁成员也密谋让首相在外来移民、关税同盟及单一市场等议题上作出让步。

  6月13日,曾任保守党党魁、外交大臣及下议院领袖的元老级人物黑格(William Hague)撰文承认他本人正支持召集一个跨党派委员会,通过汇聚各方诉求来应对棘手复杂的脱欧工作。黑格称,特雷莎·梅对脱欧采取的极简主义方法需要改变,经济增长应该优先于控制移民,成为脱欧谈判中的首要任务。

  暂且稳住后宫的特雷莎·梅对此怎么看,外界还不得而知,她正赶去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共进晚餐,两国期望在安全事务上联手,迫使互联网公司做更多工作以应对网络极端主义,他们也将出席一场英格兰和法国队之间的足球友谊赛。问题是,这张安全与温情牌,能否帮助法国在稍后的脱欧谈判厮杀中念及旧情,各退一步天地宽?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